手機版
論文之家-論文范文、論文寫作技巧、論文撰寫輔導
您的位置: 論文之家-期刊論文發表_畢業論文_查重_參考文獻_論文范文 > 法律論文 > 訴訟法 >

淺析判決的既判力與司法公信力

2019-03-29 11:47 來源: 互聯網 作者:admin 瀏覽次數

 一、問題的提出
  在現代法治社會中,通過法院來解決社會糾紛,這既是國家依據法律實現社會治理的理性選擇,也是公民實現權利確認和權利救濟的理性選擇。處于轉型時期的中國社會,要實現依據法律的現代社會治理,除了通過司法改革不斷強化法院向社會輸出正義的能力之外,更需要通過建構司法在現代國家治理體系中的權威性,以不斷凸顯法院在社會糾紛解決當中的權威性。司法判決是法院對權利確認和權利救濟的程序性與制度性產品,也是實現糾紛解決的權威性依據,而判決的既判力無疑是司法權威的集中體現和終局性依據。在民事訴訟中,判決是對民事爭議實體問題的實質性裁決,而判決的效力尤其是判決的既判力無疑是民事訴訟中最核心和最關鍵的問題。判決的既判力是指法院所作出的確定性和終局性判決所具有的普遍拘束力,這種拘束力直接體現在以下的三個基本層面: 其一,當事人雙方均必須接受該判決的拘束力,不得就糾紛本身和判決的內容再起質疑,以及,不得在后訴中提出與前訴有既判力的判斷相矛盾的主張和證據申請; 其二,享有審判權的法院亦須尊重自己以國家名義所作出的判斷,不得重復受理和重復審理該糾紛,以及不得在后訴中接受當事人提出違反前訴判決判斷的主張; 其三,對于相關的其它國家權力機關而言,針對該糾紛的解決不得繞開、變相執行、擱置甚至全面否定該判決的拘束力等。一般而言,判決的既判力既包括諸如禁止當事人重復訴訟、惡意訴訟、虛假訴訟,也包括禁止當事人提出自相矛盾的訴求和主張,還包括禁止法院作出前后自相矛盾的判決。需要指出的是,處于轉型時期的糾紛解決,總是面臨“社會糾紛的歷史連續性以及當下解決該糾紛的妥協性”之間的內在困境,法院在通過司法判決來實現對糾紛的解決過程中,必然直接面對來自敗訴方在判決執行等階段的進一步博弈。在全面推進依據法律的現代社會治理這一宏觀社會轉型背景下,充分確立和尊重判決的既判力無疑是增強司法權威性的邏輯前提,更是建構司法公信力的關鍵所在。
  二、判決的既判力是司法公信力建構的合法性基礎
  轉型時期中國的社會糾紛,呈現出多樣性、復雜性、尖銳性甚至是不可調和性等諸多鮮明特點,伴隨著國家應對糾紛解決的私力救濟、非正常上訪以及極端暴力行為等方面的維穩壓力和治理成本不斷攀升,法院在社會糾紛解決中的重要地位和關鍵角色,日益獲得了普遍的社會承認。與此同時,以“保證公正,提高司法公信力”為核心目標的新一輪司法改革正在如火如荼地推進當中,以司法公正引領社會公正的實現,已經成為未來中國依據法律實現社會治理的內在邏輯。與以實質公正為導向的社會公正不同,司法公正具有鮮明的合法律性要求和程序性公正等內在品質。然而,無論是中國既有的司法傳統還是現行的法律制度框架,法院在通過司法判決實現對權利的確認和救濟過程中,受制于社會對“實質公正”的追求和偏愛,往往導致司法判決具有非終局性的鮮明特點,“只要當事人仍覺得不公平,他總是可以請求統治階級復審”。 在當下社會中,司法解決社會糾紛的非終局性,集中體現在以下的兩個基本環節當中: 其一,在案件受理的法院內部流轉,諸如在立案、審理和執行等相關司法程序之間的流轉,以及在不同層級的法院之間的流轉; 其二,在法院之外的其它可能涉事的國家權力機關之間的流轉,以及在私力救濟的其它可能途徑之間的流轉等。司法解決社會糾紛的這一非終局性特點,無疑集中體現了判決既判力的削弱甚至是整體性的缺失,以及法院增強司法權威性和建構司法公信力的深層次困境,更集中體現了社會對司法、法院和法律的一種普遍工具主義立場。不僅如此,社會對通過法院來實現糾紛解決的內心抵制和反抗,不僅損害了司法的權威性和公信力,而且進一步導致了法治領地的相應萎縮,不利于國家治理體系的現代轉型,這既表現在糾紛解決主體的轉移上,也表現在糾紛解決的方式和結果等方面。有研究表明,由于高度關注社會穩定,中國官方更多地運用政治杠桿來改造司法,而不是用法律杠桿來應對民眾的訴求,這無疑降低了司法和法律的重要性,甚至在改變著中國社會的法治進程。 因此,要實現從傳統社會治理向依據法律的現代社會治理的轉型,就需要在重新整合現有社會治理資源的基礎上,努力引導社會通過法院來實現對權利的確認和有效救濟,以在社會中普遍確立判決的既判力和司法的終局權威性。尤為重要的是,判決的既判力無疑是司法公信力建構的合法性基礎,“只有具備合法性的權力才能獲得心甘情愿的服從”。
  具體而言,這集中體現在以下的三個方面:第一,判決的既判力是法律權威、司法權威的集中體現,構成了司法公信力建構的權威依據。對于糾紛雙方乃至整個社會而言,司法公信力是對司法判決合法性和正當性的一種內心認可和普遍接受,也是對法律權威、司法權威和審判權威的一種自覺服從,“要保證社會有效運轉,就必須確保社會成員能夠遵守司法機關做出的裁判。”在民事訴訟中,審判是在法律層面對糾紛雙方實體性權利義務的一種清晰界定和確認,也是法律權威在司法程序當中的充分展現。從守法主義立場的現代社會治理邏輯而言,法律權威和司法權威的最終依托,只能是不斷凸顯法院在社會糾紛解決中的應有角色和地位。判決尤其是一個具備既判力判決的權威性,無疑是有效引導全社會普遍遵守法律的關鍵,“人們對法律制度充滿信心,愿意支持法律制度———是社會公眾賦予了法律官員這種合法性———是人們能夠認同和接受法律規則和司法裁決的重要前提。”與以“民主”為價值導向的立法理性不同,以“公正”為價值導向的司法理性必須是以案件事實、法律淵源、司法程序、法律技術和相應的價值判斷等為框架來具體展開。從理想意義上而言,法官所作出的有關“勝- 負”二分的裁判結論,應當是在特定情境中所作出的最合乎情理和在法律上最具有正確性的結果,“在法律訴訟中,假如各方擺出的理由分量不完全相同,那么法官就總是可以作出有利于在法律技術意義上更強的一方當事人的決定。
  因此,即便更強的一方不是絕對強,法官也從來不需要訴諸于個人價值、偏好或政治觀點。”而從司法實踐意義上而言,人們必然會對個案當中具體適用的法律和最終所作出的判決在評價上存在分歧,然而,要落實法律秩序的安定性價值,一個已經具備既判力的判決就必須得到糾紛雙方乃至整個社會的尊重。相反,如果判決可以沒有時間限制和程序限制,任由雙方當事人以不同的理由反復上訴和迫使法院反復判決,不僅消耗了作為稀缺性公共資源的司法資源,阻礙了糾紛的解決甚至激化了糾紛本身,而且還會不斷地刺激社會對法院判決的不尊重,司法的公信力也就無從談起。盡管執行判決的強制力并非司法權威的本質構成要素,但從解決當前中國法院執行難的種種現實困境而言,不僅需要在司法權力結構中凸顯和強化法院的執行力,更需要在司法的頂層制度設計中,不斷凸顯和強化法院的權威性與既判力。因為,一個沒有充分權威性的法院,哪怕生產出再多具有公正性的司法判決,司法公信力的建構也將無從談起,“漂亮話誰都會說,但只有公正的判決,以及更為重要的,強有力的執行,才是贏得司法公信力的王道。”第二,判決的既判力是社會理性評價個案裁判公正性的前提,構成了司法公信力建構的評價依據。在個人行為導向的公共選擇層面,人們對判決的服從,既取決于法律的威懾力,也取決于對個案裁判公正性的內心確認,并以社會的理性評價為心理依托。在當下中國司法社會化的時代背景下,諸多轟動性司法個案的審判實踐表明,個案裁判或多或少均會受到社會輿論的影響和制約。其中,在某些涉及社會道德層面的轟動性個案( 例如,南京彭宇案) 審判中,社會輿論總是存在著以道德評價來超越法律事實評價的慣性思維傾向。
  由此,簡單的道德判斷不僅明顯替代了理性的法律判斷,而且形成了輿論法庭或道德審判不斷擴張的公共秩序治理困境。而在某些明顯涉及權利救濟的轟動性司法個案( 例如,溫嶺虐童案) 中,簡單的報應型刑事司法觀念不僅明顯替代了理性的法律追責原則,而且似乎正在催生出某種重刑主義和泛刑主義的社會治理困境。需要指出的是,在當前中國諸多的公共治理難題中,由于公共管理的滯后和社會保障體系的缺失,單一的通過司法來實現對權利的法律確認和有效救濟,總是顯得捉襟見肘。然而,簡單地以司法在權利救濟層面的有限性,來評價司法個案裁判的公正性,甚至迫使法院按照輿論來展開“回應性”司法,這不僅是司法全能主義的神話,更會讓法院走向背離其“案件審理職能”的危險境地。盡管輿論對司法造法不可避免地會產生一定程度的影響,但與輿論對立法的影響不同,司法造法的目標總是以保持法律的邏輯性和一致為基本前提。否則,法律統一適用和法制統一性的基本司法價值必將落空,“法院的職責不是消除某一具體的不滿,而是判斷對于所訴稱的這個不滿,哪一項法律能夠提供解決之道。”
  相反,其它相關國家權力機關則更應擔負起各自回應輿論的職責和使命,而不是簡單地放任輿論質疑個案判決的公正性,從而將法院推到社會輿論的風口浪尖。不僅如此,在成熟法治國家的司法實踐中,社會對個案裁判的公正性評價,總是以尊重判決的既判力為基本前提,“實際上,法官既不掌握刀劍,也不掌握錢包。他所擁有的只是公眾的信任。這一事實意味著公眾承認司法決定的正當性,即便不贊成決定的內容。”判決乃是一種司法程序性和法律制度性的公共產品,如果不承認司法決定的正當性,放任對“什么是公正性的司法決定”的無休止爭論,這不僅是對司法權威的質疑和侵蝕,更是對司法程序價值的全面否定。在當前諸多涉及公共道德的轟動性個案審判當中,社會對個案裁判公正性的理性評價,無疑需要以充分尊重判決的既判力為前提,公共道德對司法個案裁判的影響,必須建立在對法律和案件事實的理性評價之上。尤為重要的是,我們更需要營造出一種運用司法個案審判和法律的權威,來培育守法主義精神,引導社會對法院判決的尊重和理性評價,判決的既判力無疑構成了司法公信力建構的評價依據。最后,判決的既判力是司法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集中體現,構成了司法公信力建構的社會基礎。就理想狀態而言,任何司法裁判都應該追求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其中,對法律效果的追求,無非就是要求法院“嚴格依法司法”和落實法律秩序的安定性價值; 而對社會效果的追求,無非就是要求法院通過民事調解或司法判決,以實現“定紛止爭”和修復既有社會秩序的功能。有批評者指出,在當前中國社會中,司法追求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往往變異為“以樸素的正義觀、權利觀和法律直覺”來評價職業性的司法正義觀,或者變異為“民意司法”的司法裁判觀。
  由此必然導致: 社會正義觀超越了司法正義觀,司法政策轉換成為了政策性司法,法律效果就這樣被我們異化為“以不惜犧牲法律權威”為代價的“博弈性司法”。這種司法場景中的博弈,從以前對法官的“賄賂型”博弈,甚至直接轉化成了今天對法官的赤裸暴力! 從諸多媒體報道出來的司法不公個案裁判來看,在很大程度上,司法不公結果的產生,并非司法機構不懂法、不執法、不嚴格司法所造成的,諸如實體立法、訴訟形式和其它方面的綜合性因素,都構成了司法不公的制度性因素。由此,中國社會中的“官- 民”沖突,必然轉化成“針對法官的赤裸暴力”,以至于在當下中國法官的個案裁判當中,司法風險已經成為了法官所必須考量的“社會效果”之一了。的確,在縫合法律與社會之間所存在的永恒縫隙難題上,司法總是要努力追求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但司法對社會效果的實現,無疑就直接表現為判決的既判力以及判決得到徹底的執行,“朝令夕改”的司法裁判程序,只會導致司法制度性價值的喪失殆盡。雖然法官的個案裁判可能存在不公正的可能,以及法官也會犯錯,但針對不公正個案裁判的救濟和針對法官可能犯的錯誤,只能通過嚴格遵循相關的司法程序來實現救濟。沒有既判力,判決只會淪落為“一紙空文”,進而導致任何問題的解決,都勢必會導致反復博弈。有學者指出,承認判決的既判力和司法判決的終局性,就必須通過充分的、公正的審理來確保解決問題的妥當性,從而必須強調程序要件和論辯規則,以及更加重視“上訴”的功能等,進而在社會中樹立司法的權威性和普遍公信力。
  三、尊重判決的既判力是現代社會治理展開的邏輯前提
  從法院承擔糾紛解決的基本司法職能而言,不斷強化判決的既判力無疑是司法公信力建構的基礎,并最終確立司法的權威性。在傳統社會中,中國司法所遭遇到的主要難題是“鄉土社會的既有秩序觀念與現代社會的法治秩序觀念”之間的分裂乃至對抗。而在當前轉型社會中,盡管上述分裂和對抗難題,在某些區域與領域當中仍然存在,但是,當下轉型社會中的中國司法,其主要面對的難題,則是現代社會法治秩序觀念以及司法職業化要求和司法在現代國家治理體系中的恰當角色定位方面的問題?,F代國家治理是一項系統工程,對于中國社會而言,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其實質就在于實現國家治理體系的制度化、科學化、規范化、程序化和法治化。
  因此,司法和法院不僅構成了現代國家治理體系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而且構成了現代國家治理展開的關鍵環節。法治是實現規則有效治理的秩序狀態,人們對規則的有效服從,法律所承諾的相關權利能夠得到實現,以及在被侵犯時能夠獲得有效救濟等,這些法律原則均構成了現代法治的基本要義。而對于糾紛解決的雙方乃至整個社會而言,無疑就意味著“判決即法律”,人們對判決的有效服從和普遍自覺履行,以及其它相關國家權力機關對判決權威的尊重和以判決為基礎展開相關的社會治理,無疑構成了當下中國社會治理的基本內涵??梢?,尊重判決的既判力無疑承載了法治社會的微觀基礎,在當前中國司法職業化程度仍然不高、新一輪司法改革的相關措施仍需逐步落實的社會現實背景下,要應對社會輿論對公正司法的質疑,法院應該以一種更加專業化的方式,努力實現判決的公正公開。只有司法公開才能積極引導社會對判決的理性討論和普遍接受,與此同時,法院在判決中所遵循的司法正義觀,也才能得到廣泛的傳播。不僅如此,尊重判決的既判力,還是轉變人們行為標準的社會驅動力,從而進一步發揮司法參與現代社會治理的積極職能。具體而言,尊重判決的既判力構成了現代社會治理展開的重要前提,這集中體現在以下的三個基本方面:第一,尊重判決的既判力要求法院努力維護法律的確定性和判決的確定性,非經嚴格的司法程序,法院系統自身不得隨意改變具備既判力的判決,從而實現法院通過糾紛解決參與現代社會治理的角色轉型。在中國傳統“情感型”社會中,法律和司法往往都受制于“人情”的支配,民眾的“伸冤”訴訟心態往往導致纏訟和越訴之類的訴訟行動出現,甚至干脆付諸于械斗; 而“哀矜”的裁判心態往往導致某種“情感偏向”和“心意偏向”的司法實踐,在“依法裁判”上雖然具有相對確定性和規范性,但同時也呈現出高度的模糊性和易變性。
  而在當下中國轉型社會中,“離土社會”正在催生出某種日益復雜的陌生人社會,“依法司法”的嚴格司法觀,對裁判的實體公正和程序公正的需求都普遍強化,法律統一適用的司法價值和通過公正裁判實現對糾紛解決的現代社會治理價值,正在獲得社會的普遍共識。同時,我們也要看到,法院在承擔糾紛解決這一基本的司法職能的同時,還承擔著諸如社會控制、權力制約、公共政策制定和發展法律規則等衍生性司法職能。 就法院而言,這些衍生性司法職能的承擔,無疑是以糾紛解決這一基本司法職能的實現為依托并以嚴格的司法程序為基本框架的。法院對衍生性司法職能的承擔,如果背離了個案糾紛解決的司法情景和司法程序,必然會危及法院自身參與現代社會治理的合法性和正當性。從新中國司法實踐的宏觀歷史演變來看,政法傳統中司法的角色定位,大致先后經歷“法治工具主義司法觀”、“法治虛無主義司法觀”、“法治實用主義司法觀”以及當下的“法治理念主義司法觀”四個不同的歷史階段。前三種階段的司法觀,歸根結底都要求法院的司法職能定位,必須服務于社會發展的宏觀主題,從而難免會犧牲司法尤其是法院自身相對獨立的角色定位,司法判決在整體上自然呈現出高度的易變性。
  而在當下“法治理念主義司法觀”的時代背景,司法自身運行的科學規律和司法職能的相對獨立性價值定位,正在獲得普遍的社會共識。法院系統自身對司法判決確定性的維護,不僅是落實糾紛解決一致性司法價值的基本職業性評價標準,更是法院獲得司法公信力的普遍社會評價標準。我們需要警惕的是,法院在承擔糾紛解決、社會控制、權力制約、公共政策制定和發展法律規則等司法職能中,要嚴格防范以政法傳統的既有政治邏輯,來超越法治理念主義司法觀的應有規范邏輯,司法改革必須牢牢地限定在將法院的司法職能,轉變為可以有效維護法律正義和強化司法正義的方向上。相反,如果法院在現代社會治理當中仍然持續舊有的政治慣性或輿論慣性,來展開回應性司法,這不僅難以實現對權利的法律確認和有效救濟,反而違背了法治理念主義的基本司法觀。法治只是體現為法院運用法律的平等和公正,在社會各種權利的相互沖突當中,“事實上,法官引導的對權利的保護可能反而會損害這些權利。”對于法院系統自身而言,非經嚴格的司法程序,則不得隨意改變具備既判力的判決,在不斷引導權利各方積極參與司法程序和嚴格規范司法的基礎上,實現法院通過糾紛解決來參與現代社會治理的角色轉型。
  結語
  法律的生命在于實施,對司法尤其是法院而言,法律實施的關鍵在于判決的具體落實,而判決的既判力自然構成了法律實施程度、司法權威性和司法公信力的關鍵性評價指標。與追求對社會秩序的道德評價與重構為核心宗旨的傳統儒家化司法觀不同,現代司法所追求的乃是對公民權利的合法性確認和有效救濟。在糾紛解決當中,針對處于權利沖突的雙方,法院所作出的任何判決在終局性意義上而言,總是難以實現兩全其美。“維持法治并不僅僅關涉今日之法為何,而且涉及恒常性和信用承諾能否存在,以使這些規則能夠維持到將來。”判決的既判力構成了司法公信力建構的合法性基礎。長期以來,中國司法奉行“遵循天理”和“順應民情”的司法價值觀定位,往往導致司法自身角色定位的迷失。在司法職業化程度仍然不夠樂觀的現實背景下,司法與社會之間的博弈甚至共謀了一場場的司法信任危機,法律的易變性和判決的既判力仍然是懸在中國司法體制下的一把達摩克里斯之劍。而法院要逐步擺脫社會對司法的信任危機,凝聚司法在糾紛解決和社會發展當中的普遍共識,既需要通過不斷的司法改革來實現司法的職業化,更需要在現代社會治理的法治框架下,努力建構現代司法的制度性信任和合法性權威,并最終落實判決的既判力和現代社會治理的普遍善治。

服務說明

論文之家擁有實力強大的團隊,能幫助你實現論文寫作方法,論文發表,代寫代發論文等服務領域.

我們承諾

在您接受本站服務的過程中,我們為您提供優質的服務,包括后期免費修改、免費指導答辯等。衷心感謝您對本站的信任和支持!

論文指導范圍

畢業論文,碩士畢業論文,研究生論文,博士論文,職稱論文代寫,領導講話,報告總結,演講致辭,心得體會,黨團輔導等代寫服務。

發表論文領域

發表省級雜志,國家級雜志,核心雜志等服務。

推薦論文

第6章饥渴的熟妇,人妻中字视频中文乱码,双性打催乳针调教产乳b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