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論文之家-論文范文、論文寫作技巧、論文撰寫輔導
您的位置: 論文之家-期刊論文發表_畢業論文_查重_參考文獻_論文范文 > 歷史論文 > 史學理論 >

淺析政治視角下的春秋女性形象

2019-08-30 14:59 來源: 互聯網 作者:admin 瀏覽次數

  摘 要 《左傳》主要記載“祀”與“戎”為主的“國之大事”,女性的身影在其中相對暗淡。關于女性的事跡,出于政治教化的目的,該篇史學理論畢業論文往往把它放在更大事件的背景下敘述,讓我們看到在當時男性為主導的政治舞臺中,從來就不缺少女性的影響。
  
  《左傳》敘述了春秋亂世的生活情景,涉及人物約三千多個,其中女性一百五六十人?!蹲髠鳌分饕菑恼我暯菙⑹鲞@些女性,旨在表明:在男性主導的政治事件中,也有女性的深層影響。
  
  一、具有政治才能的女性
  
  進入《左傳》視野的大都為貴族女性,她們往往知書達禮,其中不乏在政治方面有杰出才能者。由于男性占領政治舞臺,這些女性往往成了幕后發表指導。典型的如楚武王夫人鄧曼,簡直就是武王的高級政治、軍事參謀?;腹甏?,楚斗伯比擔心攻打羅國的將領驕傲而勸楚王增兵,楚王去和夫人商量,鄧曼說:
  
  “斗伯比之意不在人數的多少,而是說君王要以信用來鎮撫普通百姓,以美德來訓誡官員,而以刑法來使莫敖有所畏懼等君王如果不加督察,他會輕率而不設防的吧!”
  
  鄧曼并未就事論事,而是借機對楚王進行政治方面的開導。莊公四年春,楚武王要攻打隨國,但在軍隊發動后卻又猶豫不決,對夫人說:
  
  “我的心跳得厲害。”
  
  鄧曼感嘆地說:
  
  “君王的福祿盡了。滿了就會動搖,這是自然的道理。先君大概知道了,所以面臨作戰,將要發布重大的命令而使君王心跳。如果軍隊沒有什么虧損,而君王死在路上,這就是國家之福了。”
  
  楚王于是出征,后死在樹之下。鄧曼在關鍵時刻以國家大局為重,堅定了楚王的決心。
  
  晉文公夫人姜氏也具有較高的政治修養。僖公二十三年,晉公子重耳落難時流浪到齊國,一時有隨遇而安的心態,隨從謀劃回國一事,樹上的采桑女聽到后向姜氏告密,姜氏把她殺了,對晉公子說:
  
  “你有四方之志,泄密者我已殺掉了等走吧。貪圖安樂,將一事無成。”
  
  可公子還是不愿意走。姜氏便與子犯謀劃,把他灌醉后送出了齊國。后來重耳歸國稱君,并成為春秋五霸之一,不能說沒有姜氏的一份功勞。
  
  宋襄公夫人是一位能左右國君命運的弄權高手。她的孫子宋昭公無道,不以禮儀待她,她就依靠宋國公族清除昭公同黨,最終派人殺死昭公。
  
  衛定公夫人定姜的政治形象也比較豐滿。勸諫定公接納大夫孫林父,表明她能夠權衡利弊、趨利避害,深諳為政之道,替孫林父確定占辭,表明她懂得軍事,成公十四年,衛定公死,她見大子不哀而嘆,認為衛國將大禍臨頭,表明了她的政治遠見。
  
  還有僖公二十三年所載的勸夫厚待落難晉公子的曹大夫僖負羈之妻,襄公十九年所載的勸齊侯不要“廢常”而另立太子的仲子,莊公二十八年所載的勸楚令尹子元習武以強國的文夫人(息媯),這些女性雖只有一言半語,但仍能折射出她們的政治眼光。
  
  二、政治糾紛中的后宮女性
  
  封建禮教歷來強調后宮不能參與政治,而事實上,后宮與朝庭就像幕后與臺前的關系,后宮女性影響政治,便成了文學的一個主題。
  
  女人一生有三個重要人物:父、夫、子。后宮女性卷入政治,常與這三人有關。母為其子,常卷入嫡庶之爭,驪姬的故事比較典型,其事分見莊公二十八年、僖公四年。驪姬本是晉獻公的一個寵妾,后來晉獻公力排眾議使她成了夫人。為了使自己的兒子奚齊能成為太子,她賄賂大臣,設計陷害群公子,迫使太子申生自殺,重耳、夷吾等其他公子四散奔逃,使晉國陷入長達幾十年的內亂。
  
  文公七年所載的穆嬴的故事稍有不同。她的兒子本來是嫡子,應為太子,國君死后,君臣商討要另立太子,于是她就“日抱大子以啼于朝”,說:
  
  “先君何罪其嗣亦何罪舍嗣不立而外求君,將焉置此”
  
  又將小孩抱到權臣趙宣子的家中磕頭哭訴,趙宣子沒辦法,便背著另一權臣先蔑而立了她的兒子為太子。
  
  由于女性的特殊身份,不可避免地會卷入夫與父之間的矛盾,僖公二十二年載,秦懷嬴受秦穆公之命嫁給在秦國作人質的晉太子圉,當太子圉要逃回的時候,懷贏就遇到了一個兩難的問題:是隨丈夫一起逃,還是向秦穆公報告。“從子而歸,棄君命也。‘不敢從,亦不敢言’”.懷嬴在父與夫的矛盾中采取了中立的態度。
  
  我們發現,在父與夫的矛盾中,更多的女性偏向于父方?;腹贻d,雍姬是鄭大夫祭仲的女兒,是鄭君的黨羽雍糾的妻子。鄭君要雍糾殺掉祭仲,雍姬知道消息后,陷入兩難境地的她問其母“父與夫孰親”,其母答以“人盡夫也,父一而已”,雍姬就舍棄了丈夫。“人盡夫也,父一而已”道出了春秋女性偏向“娘家人”的心理與社會現實依據:一是女性在父方長大,有情感基礎,二是古代有休妻制度,被休女性仍要回到娘家,三是女性在夫家的地位往往也有父方的影響。
  
  若是甥舅國之間的矛盾,多見偏向父國。僖公十五年載,秦晉韓原之戰,秦軍生擒晉惠公,秦君要殺掉晉君祭祖。秦穆姬是穆公夫人,同時又是晉惠公的姐姐,便拉著太子犖、兒子弘與女兒簡璧,穿上孝服,登上柴堆準備 ,說:
  
  “若晉君朝以入,則婢子夕以死,夕以入,則朝以死。唯君裁之。”
  
  秦穆公最終將晉惠公放回國。相同的故事還有僖公三十三年,秦晉之戰中,晉國擒獲秦軍三員主將,晉文公夫人文嬴乃秦國女子,向晉文公請求釋放三位主帥,說:
  
  “其實是他們三人離間了秦晉兩國關系,秦君也恨不得把他們吃了,不如把他們放回國,何勞您動手殺他們”。晉君便把他們放走了。晉臣先軫知道后,對著晉君一邊吐唾沫一邊生氣地罵:
  
  “戰士們辛辛苦苦在戰場上抓獲他們,婦人一句話就放掉了,毀傷戰果而長敵人的志氣,晉國不久就要滅亡了。”
  
  三、政治婚姻中的女性
  
  《左傳》所載的婚姻大都是政治婚姻,也就是說,作者敘述婚姻事件,實際反映的是雙方政治關系。關于政治婚姻的好處,以下兩例可見一斑:
  
  1.僖公二十一年,邾人滅須句,須句的國君便投奔魯國,因為其女兒成風嫁為魯國國君夫人。成風便對僖公說:
  
  “保護弱小,是符合周禮的,蠻夷侵略中原,對我們是有害的,重振須句,可以修禮遠禍。”
  
  第二年魯國就攻打邾國,讓須句復國了。
  
  2 昭公十八年,邾國襲擊國,攻入都掠去大量財物人丁,包括君的女兒。夫人是宋國權臣向戌的女兒,通過向戌的請求,宋公于次年伐邾,“盡歸俘”。
  
  可見,女性的婚姻形式,往往成為平衡政治關系的籌碼。僖公二十二年載,秦國嫁給為人質的晉太子圉的懷贏,就是秦穆公用來維系圉的繩索。當圉失去了其利用價值的時候,穆公便不顧及 ,又把懷贏嫁給了圉的叔父晉文公。又如,成公十一年載,魯國的聲伯已經把自己的妹妹嫁給了施孝叔,可晉國的“來聘,求婦于聲伯”,聲伯就“奪施氏婦以與之”.聲伯之所以要這樣做,是由于此前“公(魯成公)至自晉。晉人以公為貳于楚,故止公。公請受盟,而后使歸”。
  
  在這種情況下,便有國與國之間的婚姻關系。文公十二年載:
  
  “春,杞桓公來朝,始朝公也。且請絕叔姬而無絕昏,公許之。”
  
  “絕”是休妻之意,就個人來講,已經表明感情的破裂,無婚姻可言,看似矛盾的“無絕昏”是不斷絕國家間的婚姻關系,這種抽象的婚姻關系其實是一種政治關系。既然婚姻只是一種形式,個人感情問題就被忽略。此篇歷史論文稱昭公三年載,晉國的韓起到齊國去迎娶齊侯的女兒。公孫蠆用自己的女兒更換了齊侯的女兒,而把齊侯的女兒嫁給別人。有人問韓起,為什么被公孫蠆騙了,仍接受他的女兒。韓起答道:
  
  “我想要得到齊國,卻反而疏遠它的寵臣,有好處嗎”
  
  因此,娶什么背景的妻子,也往往從政治的角度去考慮?;腹暧涊d:鄭太子忽兩次拒絕與齊女的婚事,別人問他原因,他說:
  
  “人各有藕,齊大,非吾藕也。”
  
  “藕”即配偶。鄭太子忽考慮的是日后不受大國的政治擺布。祭仲卻是從外援的角度加以反對,桓公十一年:
  
  “祭仲曰:‘必取之。君多內寵,子無大援,將不立。三公子,皆君也。’”
  
  鄭太子沒聽。結果事情的發展恰被祭仲所言中,在宋莊公的幫助下,宋雍氏之女雍所生之子被迎立即位,時為鄭昭公的忽,被迫出奔于衛。
  
  四、政治視角下的美貌女性
  
  女性的美貌是男性的一個永恒話題,《左傳》對女性的美貌也有所涉及,但主要是從政治角度,我們看到的主要是美麗的女性使男性爭奪者乃至國家之間產生矛盾沖突。因此在敘述故事時,作者很少直接女性美麗的外表,而是通過政治事件的發展側面表現。典型的有夏姬的故事,其事散見于宣公十年、成公二年、成公七年、昭公二十八年。夏姬本是陳大夫御叔之妻,國君陳靈公、大夫孔寧、儀行父竟不避其子夏征舒之嫌而作樂于夏氏之家,結果都被夏征舒殺了。兩年后,楚莊王以弒君之罪討伐陳夏氏,為夏姬美貌所動,“欲納夏姬”,被申公巫臣勸阻。后“子反欲取之”,申公巫臣又以夏姬是“不祥人”勸阻了。
  
  后來,楚王將夏姬送給連尹襄老,結果襄老死在,連尸體都無法得到。父親尸骨未寒,襄老的兒子黑要竟然與自己的繼母通奸。這時,巫臣出了一個計策:一面暗中向夏姬許諾,讓她回到鄭國(其娘家)而娶她,一面給她出主意,讓她告訴楚王,說晉國已經將被俘的王子和襄老的遺體歸還到了鄭國,請楚國派使者帶上自己去接回。楚王問巫臣,巫臣說可信,楚王便讓巫臣帶上夏姬出發了。
  
  巫臣處心積慮就是要娶夏姬為妻,為此不惜拋棄自己的家族,他帶著夏姬投奔到晉國,做了大夫。后楚共王繼位,子反由于娶夏姬一事怨巫臣,殺了巫臣的家族,巫臣從晉國給子反寄出書信,發誓要報復。后來巫臣出使到吳國,勸說吳國攻擊楚國,此后吳楚發生多年的戰爭。有趣的是,夏姬的美貌還連累到自己后代女性的出嫁。晉國的叔向欲娶申公巫臣氏,其母極力反對,原因是其先人夏姬“殺三夫,一君,一子,而亡一國、兩卿矣”,“甚美必有甚惡”,嚇得叔向不敢娶。后來晉平公強迫他娶。叔向之母仍心存芥蒂,說他們生的男孩有“豺狼之聲”,“狼子野心”,將禍及家族。
  
  得警醒的還有息媯的故事,其事分見于莊公十年、十四年。息侯從陳國娶息媯,路過蔡國,蔡侯以“吾姨”的理由攔下相見且無理。激怒的息侯設計,要求楚王攻打息國,息國向蔡國求救而順理成章攻蔡,果然,楚國俘虜了蔡侯。四年后,蔡侯又在楚王面前說息媯的美貌,楚王便找了個理由滅了息,將息媯帶回做了夫人。
  
  除了明取之外,女性的美色還可以暗求,若兩者的關系不合于禮,便出現不正常的兩性關系?!蹲髠鳌酚泻艽笃徽5膬尚躁P系,但作者并非就事論事,詳細敘述事件本身,而是從提供政治借鑒出發,把它作為更宏觀事件的原因,意在表明男女大防乃事關家國興衰亂治。以下事例可見一斑。
  
  魯桓夫人文姜與齊侯兄妹相通,導致魯桓公被殺(桓公十八年),哀姜通于共仲,欲立共仲為君,共仲便將魯閔公殺掉了(閔公二年),齊聲孟子由于與慶克相通,而致“刖鮑牽而逐高無咎。無咎奔莒,高弱以盧叛”(成公十七年),齊莊公被弒乃因齊崔杼之妻棠姜美,“莊公通焉,驟如崔氏”,崔杼“遂弒之”(襄公二十五年),季姒與饔人檀相通,導致展與夜姑被殺(昭公二十五年載),季康子之妹與“季魴侯通焉”,導致“齊侯怒,夏五月,齊鮑牧帥師伐我,取及闡”(哀公九年),衛夫人南子與宋朝通,“會于洮”,大子蒯聵要殺她而不成功,夫人告訴衛靈公,衛靈公“盡逐其黨”,“大子奔宋”(定公十四年)。
  
  《左傳》敘述史實的目的是“懲惡而勸善”(成公十四年).司馬遷在《史記太史公自序》說:
  
  “夫《春秋》,上明三王之道,下辨人事之紀,別嫌疑,明是非,定猶豫,善善惡惡,賢賢賤不肖,存亡國,繼絕世,補敝起廢,王道之大者也等《春秋》辨是非,故長于治人等故有國者不可以不知《春秋》等故《春秋》者,禮義之大宗也。”
  
  《左傳》的整體著述目的,決定了其敘述女性形象也被淡化了性別和情感特征,該篇史學理論畢業論文讓我們看到了國家興亡,“匹婦”有責,讓我們看到了在男性為主導的政治舞臺上,從來就不缺少女性的影響。
  
  [1] 沈玉成、劉寧:《春秋左傳學史稿》,江蘇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
  
  [2] (漢)司馬遷:《史記》,中華書局,2006年版。

服務說明

論文之家擁有實力強大的團隊,能幫助你實現論文寫作方法,論文發表,代寫代發論文等服務領域.

我們承諾

在您接受本站服務的過程中,我們為您提供優質的服務,包括后期免費修改、免費指導答辯等。衷心感謝您對本站的信任和支持!

論文指導范圍

畢業論文,碩士畢業論文,研究生論文,博士論文,職稱論文代寫,領導講話,報告總結,演講致辭,心得體會,黨團輔導等代寫服務。

發表論文領域

發表省級雜志,國家級雜志,核心雜志等服務。

推薦論文

第6章饥渴的熟妇,人妻中字视频中文乱码,双性打催乳针调教产乳bl